新聞中心Position

當前位置:主頁新聞中心公司新聞

免費咨詢電話:021-52840951
感觸烏海

作者:編輯一上海  時間:2020-11-16 15:15  人氣:

   說到內蒙古不得不提到烏海這座城市, 近日看到烏海的城市變化,感受到了烏海因烏海湖建設給城市和居民帶來的實質變化。多有感觸,一起分享。
       “忽聞海上有仙山,山上虛無縹緲間。”這本是用來形容海上出現海市蜃樓的場景,現在卻成了煤城烏海的日常寫照。烏海本無海,1976年烏海建市時取烏達和海勃灣兩地名首字組合而成,后因煤炭儲量豐富而寓為“烏金之海”。除了奔騰的黃河穿越而過外,烏海名不副實,是一個嚴重缺水的城市。年降雨量也就不足200毫米,干旱是常態,騰格里、毛烏素、烏蘭布和三大沙漠隔河相會只待握手,桌子山、甘德爾山、五虎山三山守望卻植被稀少,裸露的石灰巖、片麻巖寸草不生顯得更是蒼涼貧瘠。只是因富煤而建城,煤和煤化工是城市的唯一主業,也是居民生活主要依靠。
       上世紀80年代末時,那時烏海城市建設剛有雛形,工業化也才起步。能看到的是遍地開花的小焦煤以及數不清的大煙筒,濃濃的煙霧隨意飄在空中,沒有遮擋的運煤車在馬路邊撒下厚厚的煤灰。整個城市的底色就是灰與黑。給人的感覺城市周邊土地挖的滿目瘡痍,城里空氣彌漫著烏煙瘴氣,居民生活在沙塵粉煤的嚴重污染之中。到了本世紀初那個煤炭大躍進時代,資本催使著更多的人涌入這里淘金,雖然淘汰了小焦煤、小化工,但煤礦的開采卻在大規模無序推進著,特別是現代科技的運用,破壞能力也無限放大,簡直就是地動山搖。采煤巷道挖空了城市周邊,塌陷、自燃等地質災害頻發;露天開采讓大地的形狀日新月異,遍地的愚公在移山造山,拉僧廟周圍大量的有規則山形不斷出現。人類在創造財富的同時也在毀滅自己生存空間。黃河、桌子山、四合木在見證烏海創造歷史的同時,也會驚詫自然的快速變化。
       能源型城市總有煤盡城退的悖運,東有撫順,西有玉門,烏海只是晚點而已。但幸運的是科學發展和生態優先成為新的發展理念,烏海的轉型成為必然。農業、工業要轉型,城市建設更要轉型,綠色生態宜居成為唯一的選擇。這樣烏海湖項目的建設也就應運而生。其實烏海地段并不適合建壩蓄水,奔騰的黃河進入烏海地勢和水流都比較平緩,兩岸也不是大山深壑,偏偏西岸還是大沙漠,這樣地質地貌形成的水庫水面很大但水深及落差不夠,發電效果一般,下游也沒有可耕之地澆灌,經濟效益并不突出,立項和建設困難可想而知。然而,時代的弄潮兒終究將她變成了現實。2013年底,一個118平方公里的湖面呈現在烏海人面前。烏海湖的形成,不僅僅是建設了一坐水庫,讓烏海名副其實有了海,更重要的是讓干旱沙漠之城有了甘露,讓以煤及煤化工為主產業的城市有了生機,讓只趨求利益忽視生態宜居的城市有了靈氣。這樣的改變是根本的、深刻的、永久的。
       “大河潮涌天地闊,風勁長空丹霞舒”。現在的烏海湖,承載著烏海生態綠色的宜居夢。水繞城轉,城因水活,水猶如流動在城市軀體中的血液,讓城市充滿朝氣和活力,平添了一份詩意和一股靈氣,呈現出一片水沙相應,山水相連的壯觀景象,使烏海這個小城擁有了群山錯落、河湖密布、水沙相應、山水相連的北國水鄉景象,形成了集湖泊、島嶼、沙漠、濕地為一體的獨具特色的自然景觀。這里“落霞與孤騖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,藍天白云、飛鳥游魚、碧水金沙、蘆蕩水漾,展現出一幅融江南水鄉之秀色與塞北大漠之雄渾為一體的瑰麗畫卷。所以烏海的朋友經常會在朋友圈曬曬烏海湖,來了烏海再忙也要擠出時間拉你到烏海湖轉轉。自信之心溢于言表,幸福之感爆棚滿滿。
        當前我們正處于經濟飛速發展的時代,城市擴張和基礎設施建設速度和成就超乎想象,每個城市都在追逐著地標建筑和文化設施的高大上。過份追求形象工程的短期形為,少有流芳千古的工程和造福后人的項目。烏海湖應該算是一個,烏海湖的建設,提高了一坐城市的品味和知名度,提升了當地居民的幸福感和自信心。幸哉,烏海;福哉,烏海人。


Copyright © 2017-2025 www.mobileapphackathon.com 上海聯業 版權所有 水肥一體化控制系統    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    網站備案號:滬ICP備09033900號

技術支持:聯業公司軟件部

草莓视频色版app免费_草莓视频app ed_草莓视频app黄版下载